加入收藏

 再审研究中心

 民间借贷纠纷专题十七|“债务人以新贷还旧贷”纠纷中的担保责任问题


民间借贷纠纷十七|“债务人以新贷还旧贷”纠纷中的担保责任问题

“借新贷还旧贷”是指借款人在尚未完全清偿所欠银行到期贷款的情况下,又与同一家银行签订新的借款合同,并用新贷款偿还全部或部分旧贷款本息。“借新贷还旧贷”容易累积信贷风险、引发信用危机,在一定程度上不利于社会信用观念的形成和发展,隐含着许多法律风险。今天小编引用裁判文书网上的相关案例,和大家分享下“借新贷还旧贷”中的担保责任问题。

案件来源

中国裁判文书网,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苏州分行与昆山市德准精密模具有限公司昆山市东亚树脂涂料厂有限公司等小额借款合同纠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情简介

上诉人(原审原告):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苏州分行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昆山市德准精密模具有限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昆山市东亚树脂涂料厂有限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昆山威恺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昆山市信元农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陆长根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张桂宝。

一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关于民生银行要求东亚公司、信元公司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的主张。东亚公司签订的保证合同约定资金用途为流动资金贷款,与主合同中约定的贷款资金用途为借新还旧不符,民生银行出具的系客户经理上门出示主合同并讲明借款用途后当面签订保证合同的情况说明系单方陈述,不能证实其向东亚公司披露过主合同借款用途为借新还旧的情况。因其未能证实东亚公司知道或应当知道资金用途为借新还旧的情况,故东亚公司不承担民事责任。虽民生银行与信元公司所签订保证合同约定的资金用途与主合同约定的资金用途不符,但信元公司作为旧贷的担保人,在贷款到期后继续为新贷担保,虽民生银行在实际放贷时对主合同的借款数额作了变动,但并未加重保证人的债务,故信元公司仍应承担保证责任。

信元公司、威恺公司、陆长根、张桂宝作为该项贷款连带保证人,应对德准公司的前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其在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债务人追偿。

威恺公司、陆长根、张桂宝经原审法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视为放弃其抗辩权利。

上诉人民生银行不服原审判决,向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二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审判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实体处理并无不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要旨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九条的规定,主合同当事人约定以新贷偿还旧贷,保证人原则上不承担民事责任,但在保证人知道或应当知道借款用途为“借新还旧”或者新贷与旧贷系同一保证人的情况下,保证人应承担民事责任。

(一)“借新贷还旧贷”的保证责任承担

根据《担保法解释》)第三十九条规定,小编认为“借新贷还旧贷”的保证责任承担可以分为以下情形:

第一种情况,新贷和旧贷的保证人相同,无论保证人是否已经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借新贷还旧贷”,新贷保证人均应当承担保证责任,因为实质上并未加重保证人责任。

第二种情况,新贷和旧贷的保证人不同;

第三种情况,新贷有保证人、旧贷没有保证人。

后两种情形,除非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借新贷还旧贷”,新贷保证人不承担保证责任。

具体理由为:如果借款人用“新贷”偿还了“旧贷”,原本旧贷保证人的保证责任消灭或无担保贷款变成了有担保贷款,该保证责任实际上由新贷保证人承担,明显加重了其保证责任,增加了保证风险,违背了民法的公平和诚实信用原则,故新贷保证人不应承担保证责任。那么,应当如何判断保证人对“借新贷还旧贷”是否明知或应知?首先,应当由保证人证明主合同约定的借款用途并非“借新贷还旧贷”,即可初步认定其不知;其次,如果银行或者借款人能够举证证明保证人明知“借新贷还旧贷”,即可予以认定;如不能举证证明,则应承担举证不利的法律后果,应认定保证人不知,即免除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则银行等债权人的债权实现面临较大风险。

综上所述,《担保法解释》已就“借新贷还旧贷”情形下的保证人如何承担保证责任作出明确而具体的规定,但并未规定提供物保的担保责任承担问题。

(二)“借新贷还旧贷”的物保责任承担

比照适用《担保法解释》有关保证人的规定从字面意思理解《担保法解释》第三十九条第一款,该条款针对的只是为“借新贷还旧贷”提供担保的保证人。但是,实务中经常使用物的担保形式,即抵押、质押担保。当借款实际用途为“借新贷还旧贷”时,对于不知情的抵押人、质押人和保证人来说,均会改变其在提供担保时对担保风险的预期判断,实质上加重了其担保责任,对担保人产生不公平的法律后果。因此,基于民法的公平原则,在相关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没有对“借新贷还旧贷”不知情的抵押人、质押人是否应免除其担保责任的问题作出明确规定情况的下,《担保法解释》第三十九条第一款关于保证人的相关规定,可以比照适用于抵押、质押担保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已经在案号为(2014)民提字第136号农业银行诉新诚基公司等保证合同纠纷案中,对“借新贷还旧贷”不知情的抵押人比照适用了《担保法解释》第三十九条第一款,免除了抵押人新诚基公司的抵押担保责任。最高人民法院的这一判决,对司法实务中基层法院确定“借新贷还旧贷”中不知情的抵押人和质押人是否应当承担担保责任,具有非常重要的指导意义。

(三)如何界定“借新贷还旧贷”?

在司法实务中,大量存在债权人与债务人和担保人就借款是否属于“借新贷还旧贷”及“新贷”偿还旧贷的具体数额等产生法律争议。因此,如何界定“借新贷还旧贷”,成为关键问题。银行发放贷款是否属于“借新贷还旧贷”,不仅需要确认银行与借款人之间主观上是否存在“借新贷还旧贷”的共同意思表示或者意思联络,而且还要查明银行与借款人客观上是否存在用新贷偿还旧贷的行为,两者缺一不可。因此,关于“借新贷还旧贷”的认定,需要综合考量全案中银行与借款人之间的旧贷情况、贷款合同、借据内容、银行发放贷款明细、银行自认内容、贷款流向及其用途以及当事人提供的其他证据等来具体认定。

第一,需要确认银行和借款人之间是否存在旧贷及旧贷具体数额。如查明银行与借款人在涉案贷款前尚有他笔未还贷款,且期限在涉案贷款发放后,如果银行能举证主合同约定的借款实际用途是“借新贷还旧贷”,而债务人或者相关担保人不能提供相反的证据予以证明,即可认定存在旧贷及具体数额。

第二,银行与借款人签订的贷款合同明确约定贷款用途为“并转据”,且借款人出具的借据也确认“并转据”用途,即可认定贷款合同当事人有“借新贷还旧贷”的共同意思表示或意思联络。

第三,银行应当提供证明其向借款人实际发放贷款的支付凭证以及借款人偿还贷款本金或利息的账单明细,如无发放贷款及还本付息的证据,且银行在庭审或书面意见中自认案涉贷款确系“借新贷还旧贷”,即可认定银行与借款人客观上有将新贷偿还旧贷的行为。

第四,案涉贷款的流向、用途及相应的转账凭据。如案涉贷款实际发放后,银行直接以“还贷”用途从借款人账户扣款或借款人以“还贷”用途转至银行账户,该部分款项即可认定为“借新贷还旧贷”的金额。如果其余部分贷款并非转至贷款银行账户且用途不是“还贷”,又无其他证据证明是以新贷还旧贷的,即可认定该部分款项属于借款人的自主使用,并非“借新贷还旧贷”。对“借新贷还旧贷”和借款人自主使用的贷款数额,应当作出明确区分。综上所述,有关借款是否属于“借新贷还旧贷”情形,银行、债务人和相关担保人均负有就其主张提供证据予以证明的举证义务,否则即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法律后果。在诉讼程序中,受理法院亦应当对全案查明的事实和证据进行综合分析,以便做出客观真实的界定。

 

 

 

 

 

友情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找法网  京悦律师事务所  司法部
黑冰花
网站介绍   网站导航   免责声明   联系我们   返回首页
再审律师网 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直门北大街32号枫蓝国际A座510   京ICP备1002892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06827号